首页 > 风采之类 > 军人风采 > 详细内容

一名参战老兵的36年

来源:《中国退役军人》杂志编辑:《中国退役军人》杂志
2020-03-26 09:20:19

18岁入伍,经历过战场的炮弹,他侥幸活了下来;

19年后,因为见义勇为,炸弹落在身上,他失去了左臂和右腿,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半;

绝望中,他爬向了家门前的河流……

然而,他最终靠着义肢,勇敢地站起来,走上了创业路。

口述∣邓志雄 整理∣守一

退役军人邓志雄在老兵之家农庄门前

    一发炮弹落在水井边缘,跑在前头的战友谭振良被火光吞没了。我和他是清晨钻出猫耳洞打水的,没想到遇上了第一轮炮击。

    这一天,法卡山右翼的541.2高地落下了2000多发炮弹,我所在的395团还有一名排长阵亡。跑回猫耳洞之后,我发现军装上全是谭振良的血,怎么也擦不掉。

   这一天,我入伍才3个月。部队是在临近春节的时候进驻法卡山地区的,在侧翼高地进行潜伏侦察。

    战争的很多细节都已模糊,除了那些牺牲的战友。154个年轻人,年龄大多在18—25岁之间,永远地留在了法卡山。

    部队精简编制,我在入伍3年后脱下了军装,战争留给我一份集体三等功的之类。我从不觉得自己是英雄,我只是一个活下来的老兵。

1

    1983年底,我拿着85块钱的退伍费,回到老家涟源市杨市镇洄水村。当时,村里的人民公社已经取消,时代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因为父亲在乡镇企业新矿产的机械设备,我也就跟着进入了企业。

    这是当时很多退伍兵回归社会的路径,我曾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

    然而9年后,随着邓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轰轰烈烈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开始。我失业了。那年我30岁。

    我回到村上,竞聘成了村治保主任,后来又任村支部副书记。在那段岁月中,我平息过一场50多人的械斗,救出过掉到河里的5岁小姑娘,在洪水中不顾自家安危、带着村民转移财产……尽管离开部队多年,军人的本色是部队给我一辈子的礼物。

    这样的日子虽然清贫,但还算安稳。我又以为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

2

    1999年2月22日,正月初七,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天。

    正在家中的我突然听到呼救的尖叫声,跑过去一看,村民肖某身捆12筒TNT炸药,闯入自己同村女友的理发店,试图进行威胁。我冲过去把屋里前来劝阻的村民推出房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种炸药的威力),然后再次进屋时,发现炸药的导火索已经点燃。我扑上去把肖某推倒在地……“轰”的一声,一间十多平米的房子被炸翻,三死一伤。

    当年在法卡山躲过的炸药,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我被炸出了数米远,昏迷了4天4夜。醒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完蛋了:左臂和右腿没了,左腿两处骨折……

   那一年我37岁,有两个娃,一个13岁,一个11岁。

3

    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半。那真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日子,我经常梦见牺牲的战友,觉得自己也许该去和他们相会了。

    长期因病卧床不起,不仅让我丧失了劳动能力,还让家里债台高筑。上有年迈的父母要赡养,下有一双儿女要抚养,全家的负担落到了妻子柔弱的双肩上。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不想再成为她的负累了。

    家门口有一条河,有一天,我挣扎着爬向那里,想这样彻底结束苦痛,却被赶来的妻子拖了回来。妻子给我看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当年法卡山作战前写的遗书,里面有一句话:为党而战,死何足惧。另一样是政府给我的“湖南省见义勇为一等功”奖章。

    妻子说:“你认为自己当年不是英雄,但现在你是了,老天爷留着你的命,是要你替当年的战友做点事,你怎么就怂了呢?”

    那天夜里,我和妻子抱头痛哭。我说我得活着,得好好活着。

4

    那段低沉的日子里,家人的鼓励、政府的关怀,让我渐渐对生活恢复了信心。

    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时间,我得到了党和政府很多关爱,先后被评为省市“先进个人”,还被授予“湖南省见义勇为一等功”“湖南省第二届杰出青年卫士”称号。在生活上,送米送油,给予医疗救助,还资助我装上义肢。

    有了义肢,我又能自己走路了。接下来做什么呢?有镇上的战友找到我说:“你看现在很多老兵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你是参战老兵,又是一等功臣,你带着大家去跟政府要点福利吧。”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当面拒绝了,毕竟没有人能守着勋章过一辈子。但这事也让我思考,身边有很多老兵缺少工作技能,入不敷出,政府救济终究只是兜底,要想过好日子,还得自己想办法。

    我开始有了创业的念头,拉上几个老战友一合计,又咨询了政府相关部门,都觉得本地物产资源丰富,适合开发新型的。接下来的几年,我一直拖着义肢在外头跑,去广州、深圳、长沙等地,学习别人的种植、养殖管理经验,了解法律法规政策。

     枪林弹雨的战场过来了,缺胳膊少腿的生活也过来了,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还能难倒我。

5

     终于,公司开起来了,名字叫“娄底市法卡山的综合开发有限公司”。我希望在天上的法卡山战友也能看到它。

    我和本地的战友一起,承包了200多亩水田和60亩鱼塘,合伙办了养鸡创业基地、老兵之家农庄,所有自产食材的“老兵之家餐饮”,种植养殖产、供、销一条龙,为村民和家庭困难的战友提供了一个共同发展的创业平台和生活娱乐的场所,也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目前,已经有19名退役军人加入了公司。

    虽然我在创业老兵中资产很少、对GDP的贡献也很低,但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够带领身边的战友,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过上平和安康的生活。同时也向社会证明,五六十岁的老兵创业并不晚,只要你有一颗上进的心。

6

    离开法卡山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说,没有辜负当年那身军装。也期待各位战友来我的“法卡山”做客,我会给你端碗竹筒饭,倒杯米酒,跟你讲讲战斗的故事。